文心忞

【灵能】不会改变的人

不会改变的人
        “嗒嗒”,雨落在嫩绿的叶片上,粉嫩的花瓣上,崭新的砖石上,大雨模糊了春意,笼罩着这个历史悠久却从不古旧的城市。街道上人影绰绰,影山茂夫一个人走着,撑着黑伞,不快不慢,向着城郊。
        他走着,像多年前的自己一样。和那个背着书包,穿着制服的废材少年不同。这个已至中年的男人穿着深灰色的西装,高大结实,让人想象得到西装下常年锻炼的肌肉。他的面貌仍然极为平凡,岁月已在上面留下了痕迹。叫人难忘的是他的眼神,这是那个少年不会有的。沉稳,沉熟而强大,就连可能与之不搭的粉色领带和修得平整的锅盖头都显示出了这一点。他的视线不时扫过四周,妄图找寻什么。
        雨帘中,模糊的公园,模糊的高楼,模糊的道路。记忆愈发清晰,一片朦胧中他仿佛看见了那个人自信的背影,对什么都游刃有余的那个人就在自己前方,就在自己身旁。他拍着自己的肩膀,有着熟悉的笑容,和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引导着自己的师父。
        可什么都没有,都不同了。没有年轻的师父,没有年少的自己,而连当时他们周边的人也不在了,包括那个仿佛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恶灵。他长得和那个人一样高了,他曾多少次想象过那个人安心地依靠着自己,现在却无法实现了。“你是你人生的主角。”师父的声音还在耳边,自己现在也不再是那个路人了。是的,人是可以改变的,这也是自己亲身经历得出的。

        他终于在一家面馆前停下了脚步,招牌简单而略显陈旧,是一家老店了。它还在这里,却几乎和那时迥异了。装修,桌椅,客人,甚至老板都变了。一样的是,谈笑着的人们,有着温暖颜色的灯光。他坐下,点了一份。不远处,他看见一个中年人将碗里的瘦肉夹给身边的孩子,笑着看着孩子慢慢吃。茂夫想到年幼的自己和师父吃着拉面,坐在一起,他吃得总是很慢,师父总是等着自己,有时笑着,有时说点什么,很安心。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人等了,或者,已经不会有人这样等他了。
        不过,如果是师父的话,很容易烫到自己呢,肉……应该会夹给自己?虽然可能会说些奇怪的话。想到这里,茂夫勾了勾嘴角。他的情绪,已经能很好的控制了。面端上来了,他尝了尝,味道依旧那么好,这一点没变……
       
        雨后,清新的空气里或许还有汗水的气味。接近郊区了,影山茂夫提着东西的手不禁握得更紧。附近有开始锻炼的人们了,一位十几岁的少年从他身旁跑过,满头大汗,跌跌撞撞。即使如此,他看见了少年坚定的神情。他回头,渐渐远去的少年身影与少年时的自己重合。肉改锻炼,也是一段珍贵的记忆。他又想起当年师父连同小酒窝陪他锻炼,比赛时亲自陪他跑的鼓励。
        难以抑制地,每当迷茫时,灰心时,孤独时,师父的引导、鼓励、陪伴又浮了上来。“反正工作不太忙。”近若眼前啊,师父。他放松了手,心里祝愿那个少年,至少看上去,他比他当时强。他向前走去,充满力量。
        静谧的林间,只听得见树叶的“沙沙”声,还有不时传来的鸟鸣声。在这里,许多永远沉睡了。他最终停在了一块墓碑前,上面刻着他心里刻着的那个名字——灵幻新隆。那个人,他的师父,就静静地沉睡在这静谧里。
        人是可以改变的,他从一个没用的“路人”变成了今天自己曾憧憬的模样。人是会改变的啊,师父有了白发,有了皱纹,最后沉眠在此。灵幻新隆并不长寿。那时关于师父的很多,尚年幼的自己并没有察觉。看起来对什么都游刃有余的师父,后来却在病床上挣扎。他可以帮助师父在媒体面前解围,但那个时候,他也没能改变这一切。超能力,本来就不是万能的,它只是一种特质啊。而他,根本就不是神。
        这一天,是师父去世的整整十年。

        天晴了啊。他凝视着手中泛黄的照片,师父穿着灰色西装,系着粉色领带,年轻帅气,笑着。他身旁,还是少年的自己留着锅盖头,同样笑着。没变,和记忆中一样,不会改变。
        是啊,不会改变的。无论是师父还是自己,会在记忆中永不流逝的时光里,笑着,活着。那些时光,里面的师父和自己,是他的天空中的星辰,散发着光芒。无论过去,现在,未来,不会变的。现在的自己只要默默看着他们,然后继续前行。
        未来还会有什么变数呢?这条路走到终点又会怎样呢?他不知道,也不必知道。他所知道的是,师父和自己,还有过去更多的人会一直陪伴着他的,光芒不会灭的。
        师父,你,你们不会改变。

注:最近被各种刺激,就把想写的写出来了,请各位多多指教!

评论(5)

热度(20)